大奖888官网

  • 资讯大奖88

    发布时间:2017-09-25

    和榴莲不期而遇,是在初中的时候。表叔从南方打工回来,笑称给我们带来的一件:“鲜物”,装在一个口袋里不肯拿出来,让我们猜。闻到满屋子的臭味,我说:“表叔,您给我们的礼物发霉变臭了吧?”,表叔一点也不生气,只是更加神秘;二弟上去摸了一把,被硬邦邦的斜刺扎破了手指,猛地退后,直着嗓子喊:“刺猬!刺猬!”,表叔一阵子哈哈大笑,弄得二弟满脸通红;小弟跑过去,拎着口袋在桌子上滚几滚,发挥了想象力,连声叫唤:“**!**!”。母亲上去就给他**巴掌。

    表叔撇着刚刚学来的广东话,在我们面前充洋相:“还是不要让您们猜啦!您们怎么猜得到呢?”说着,就把那件鲜物给请了出来,骨碌碌,表叔一边用眼睛乜斜着我们几个弟兄,一边用手在桌子上不停摆弄着,“嘿嘿嘿”不停地笑着。还没有仔细看,我们就捏着鼻子跑到了当院里,连喊:熏死人了。禁不住好奇,七嘴八舌吵着,再聚拢到表叔身边,看着那个神神秘秘的家伙摩拳擦掌,又望而生畏不敢再碰它一下。表叔让母亲拿来了菜刀和剪刀,蹑手捏脚地打开了鲜物干皴**丑陋的外壳,露出里面几瓣月牙一样白里透着微黄的内瓤。更浓的腐臭味充满整个屋子,我们都有快要呕吐的感觉。表叔朝我们忽闪了几下大眼睛,赶紧让母亲拿来小碗和小勺,然后无比虔诚地舀起那些白乎乎的“豆腐脑”,小心翼翼放进我们的小碗,一人一份,让我们品尝。父母只是摇头,我们三个捧着小碗,跑到院里墙角里,围成圈蹲在地上,喘了好一阵子气,还是吃不下这让人看一眼就不想下辈子的东西。我充老大,让二弟捏着鼻子,三弟刮了**勺,抹到我嘴里,然后闭上眼睛,仰天慨然,硬生生吞了下去。不觉满口醇香,身心清爽,刚才那种**味再也不存在了。睁开眼睛,吧嗒一下嘴巴,又让三弟抹了一勺到嘴里,一股浓烈的馥郁香气满口满口,扑鼻而出,灌满腹内,一时间轻轻飘飘,不由得连声叫好。

       我们开心极了,围着表叔又蹦又跳,让他给我们讲外边的故事。表叔一声长叹,跌坐在椅子上,恢复了乡音,充满厌倦的口气:“外边的事情有什么好讲呢?等您们长大了,自然就知道啦......”我们一脸茫然。问表叔是什么水果,说是榴莲(音),让他写一下,表叔的眼泪快要下来了:“别闹了,叔叔要是会写字,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......”。不久,表叔娶了一位满脸雀斑精瘦精瘦的表婶,开始生妞生娃,开始了烟熏火燎的生活。前两年,表叔满脸愁容,对生活和家庭充满厌倦,后来不知什么时候,已变得满脸笑容了。乡亲们笑问缘由,他笑而不答,连说:“榴莲!榴莲!”,再让他书写,很快一串漂亮的草书呈现在大家面前。表婶哭了。

      表叔的故事让我记忆犹新。上完高中,上完大学,踏上社会,等到我走过自己的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日出,走完十年八年的路程,我突然感到,人生,有时是一颗榴莲。

      我们在议论着:做人,是该方或是该圆。很久以后才明白,那都不是,人生**不是一种形状。

      我们梦想着:生活,是该如香蕉一样醇香,葡萄一样酸甜。很快就会知道,那也不是,生活**不是一种味道。

     那滋味:有些苦,有些酸,有些辣,有些咸,也有些甜,有些五味杂陈。略带着些许田野里的雾气,略带些许鱼鳖牛羊的腥膻,夹带着这家那家的是笑是哭是骂的烟熏。背负着无数的希望,又忍受着无数的失意,在若多的别人找不到的岁月里,生长着自己的榴莲。

      您见过渴望父母归来睁大了眼睛的留守儿童吧?您见过在路边张望着的空巢老人吧?您见过满头白发在路边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人吧?您见过和丈夫一块晒在脚手架上擦着汗水的妇女吧?您见过新年钟声里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吧?您回看了自己的身影了吗?您抚摸了自己的初心了吗?您闭上眼睛,您可以想见,从热带雨林到平常水果店里,有多少榴莲,在诠释着我们经过的人生,我们曾经的生活和未经的生活。

      您厌恶榴莲吗?您吃过榴莲吗?您敢吃吗?榴莲,是一种真实的人生。


  • 营业执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