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奖888官网

  • 资讯大奖88

    发布时间:2017-09-25

    一颗烟,一缕烟,一个世界,一个天。烟民的世界,可谓大也!五**洲内,世界公民中,凡有黄皮肤,白皮肤,黑皮肤的地方,就有烟民。奔走在世界各个角落的烟民,无论男女,不分贫富,都把自己的一时喘息寄托在那缕青烟之上,说着笑着,跑着叫着,来了走了,聚了散了,来来往往,你你我我,甩一下头发,抛一个眉眼,呼朋引伴,腾云驾雾,硝烟弥漫。

    人有说:吸烟,是自己和自己对话。夜深人静,一人独处,百无聊赖,深深吸上一口香烟,告诉自己不孤单;有人又说:吸烟,是一种礼仪。不管是朋友聚会或是陌生人见面,彼此让上一支香烟,拉开了话头,调活了气氛,像绿豆蛙一样,给生活加点料。哈哈哈笑着,见面一根烟,沾光又抢先;有人还说:吸烟,促人深思,成就思想家,你没见那些托着腮帮子发呆的文化人,都熏黑了手指;还有人说:吸烟,让人**,大人物手不离烟,在明灭之间指点江山,指挥千军万马,阅览万水千山。那种气魄,那个神情,呵呵!想一想就不一般。哎呀!陶醉!过瘾!多么**!

       那股青烟,萦绕在红口白牙之间,沁入肺腑之中,又从鼻孔喷薄而出,沿着不同的面颜,变换着无数的姿态荡悠悠升空,让你有腾云驾雾轻飘飘欲仙之感;又似核**的蘑菇云,让你凌云的壮志灿若明星冲入太空,突然间火花四射亮瞎路人的眼;忽而一个烟圈,笼罩在你的头顶,你眯起眼看她,好像是个光环,又像一个圈套;眨眼间扭动了一下腰肢,像《西游记》里的妖怪一样瞬息而逝,让你的幽思冥想蓦然中断,一种不太好的,也许是幻觉,也许是积习,让你怪怪的感到——这一下子就消失的青烟,是否就像那**?缭绕过你的视听,但还是曲终人散,只留余悔;是否也似昨日的奢望,看似垂手可得,但终究好梦一场。你不觉闭上眼睛,你想呀想呀!你爱着的那股青烟就在你的四周绕呀,转呀,升腾着,飘散了。

       农村老头,吧嗒着一杆旱烟。偶尔,过往的乡亲也会给他一颗“过滤嘴”,他就如获至**藏在耳后;见到路边的“烟屁股”,也会当着众人的面很自然地拾起,然后用小棍夹着,喷香喷香的吸起来。他们就这样三三两两地蹲在村口,谈论着不用想就知道下一句的话题,眯起眼,满脸的皱纹呈现着安详,微笑和些许希望:他们的庄稼,他们的牛羊,他们儿孙的欢声笑语,你来我往的奔忙。几天小雨,再聚时,少了一位,急问,已卧床不起。哑然地对视,缓缓站起,不约而同走向那位老友。抽出耳后的“过滤嘴”,吸上。

       处长无需买烟。在外面,他吸的全是10几**的大路货,也不带手表,公文包里不离文件,从这个会场出来,再到那个会场,见完这拨人,早有另一拨人等着。他的批示,一般是:同意!也有:研究研究!大多时候工作到深夜,也有凌晨。在他家里,保姆也很神通,谁按了一声门铃,谁按了两声门铃,该不该让进门,把握得都很准。他较近几年从不在晚上出门了,在家里整理以前的“东西”,有时在踱步,有时会陷入沉思,吸着和外面完全不一样的香烟。

       养在**大奖88里的“小蜜”,像**上海滩里美人。一头波浪式黑发,飘落双肩,一袭上等丝绸睡衣,将她包裹得雍容华贵。伸出白嫩白嫩的纤手,尖长尖长的美甲涂抹得五颜六色,华美的灯光下闪烁着夺目的光芒。就用这双玉手,从一个精美的铝箔盒子里抽取一支细长细长的香烟,小心翼翼用打火机点上,放在红艳艳的嘴唇,像红鱼喝水那般轻轻小吸一口。顿时一缕带着香气的青烟入口,入肺,入心,九转**,从那高高隆起的鼻孔,飘飘然而出,顺着她的娇媚的面颜,旋转而上,消失在她那如云的发间。这时候,她的丹凤眼配合着不断生发的香云,略略一闭,灿然一睁,整个的夜晚就在这一刹那定格了。多少夜晚,她在等着他的到来。今夜幽长,他到底没有到来。黎明时,屋外响起了警笛声。

    如烟往事,往事如烟,过往多少事,付诸笑谈。一支烟的点燃,在乡村的边缘,在大奖88的中间。

    香烟,无声,无语,阅尽人间。烟民的世界,也斥假丑,也赞真善。

    (此为文学作品,为诸君休闲消遣,请一笑置之。请千万不要吸烟。吸烟有害健康,戒烟可减少对健康的危害)


  • 营业执照